click me too

Saturday, May 16, 2015


就这样,她们搬走了。
没声没息地就搬走了。
在这科技发达的世界里,就连一个whatsapp, 一个讯息都没发给我。
她们,真的酱讨厌我?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

20年的友情。就酱没了。
再也回不去从前,回不去无话不说的时候了。
怎么啦?
我问自己,我问天,没得到答案。


朋友都说,
哭过就好了,伤都会好的。
但现在这种痛,我哭不出来,就是一种压抑在心中,不懂如何形容的感觉,感觉每次想起来,都会痛的。

为什么他们可以酱绝情?
说一句拜拜,这么难?
说什么还是朋友?
朋友是酱的吗?没话说都某种程度,看见也就有种莫名的距离感。
是怎么了?


我还能怎样?你们要我怎样?


不懂这些痛,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漂泊,慢慢的散去,慢慢地褪去。。。
但愿如此。
但愿如此。。


-ep笔-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